国家公务员考试网 地方站:
您的当前位置:江西公务员考试网 >> 时政要闻 >> 时政资料

瑞金推行基层干部"陪访"制 遭遇上访群众不信任尴尬

发布:2009-06-26    来源:江西公务员考试网 字号: | | 我要提问我要提问

热点新闻

 江西瑞金于去年11月推出“陪访制”,即由村级、乡镇干部陪访民去上访,试想以此减低上访数量。

 瑞金的赴省访、赴京访一直数量很大,曾多年被江西列为控制赴京访重点管理县。而2005年建立起的信访考核制,也未起效。同时,基层干部为免被追责,采用截访、花钱“息访”又使干群关系陷入恶性循环。

如今,“陪访”能使干部免受追责,减少考核压力;同时还赋予信访局对干部任用的建议权,加强信访督办力度。

 但一尴尬事实是,今年一季度接访496件中,陪访仅19件。有干部分析说,这和大多访民不信任乡镇干部,绕开他们上访有关。陪访制在瑞金的最终效果,还需拭目以待。

在过去半年里,江西瑞金试图与上访群众建立起一种新型关系,当地推出“陪访制”,即规定乡镇或村级干部要陪同群众上访。

今年4月30日,瑞金象湖镇综治办副主任朱娟红体会到这种干群关系的变化。她接到通知,被要求凌晨3点去陪访。有3名老人在所属的乡镇企业倒闭后,索要社保,未果,要去赣州上访。

“火车上没座,我帮老人找座位。凌晨6点下车,我请老人们吃早点。”这是朱娟红在基层工作10多年里,头一次陪群众上访。

在瑞金,越级上访、非正常进京访已困扰当地政府多年。瑞金连续几年被江西省列为控制赴京访重点管理县。

瑞金信访局局长钟春林说,在这样的背景下,瑞金于2008年11月推出“陪访制”,希望把问题留在基层解决。

而陪访制推进半年有余,进展并没有想象中顺利。

信访形势一度严峻   

2005年和2007年瑞金成为省控制“赴京访”重点管理县,省政法委书记曾来调研当地信访问题

高明旭,瑞金政法委书记,分管信访工作。对于去年年底因一起非正常访而赴赣州做检讨的事,让他记忆犹新。

他说,那是残奥会的最后一天,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跑去北京,在天安门前,找警察说要见国家领导人提建议。

第一,老人建议取消粮食直补,因为他在外务工,家中地给别人种了,他便领不到国家直补;第二,他建议取消村干部直选制度,因为村里选干部,小姓人少吃亏。

 “他老人家就为这去了北京,我就到市里做检讨。”高明旭说。

瑞金的赴京访数量一直很大。     

2005年和2007年,瑞金被江西省列为控制赴京访重点管理县。2007年,瑞金赴省上访批次和人次在赣州18个县市中排第一位。

 “省委常委、省政法委书记舒晓琴亲自到瑞金去调研,帮助瑞金市委、市政府了解上访的问题。”江西景德镇的一名官员说。

2007年9月,高明旭刚上任瑞金政法委书记,第一次接访就从上午8点半,到下午1点多,“屋内挤满了人。”

瑞金市委书记陈晓春认为,造成瑞金信访形势严峻有三个原因,首当其冲的是干部的原因。

 “干部作风不良、正气不足,工作不作为、乱作为,处事不公平、不公正,引起矛盾,激发民愤。”陈晓春在2008年3月3日的信访维稳会上说。

陈晓春在会上还认为,政府职能部门在履行职责过程中未能全面地落实国家大政方针政策,未能将国家惠民政策不折不扣、公平公正地普惠于人民群众、特惠于困难群众,导致群众有怨气。少数群众自身素质不高,政策法制观念淡薄,也导致信访问题多。

 “归根到底还是党风不纯、政风不正的结果,党风不纯则政风不正,政风不正则民风刁蛮。”陈晓春这样总结。

陪访制就是要减轻上访给官员考核带来的压力,畅通上访的渠道,陪访以后基层官员没有信访责任了,他不会去截访激化矛盾。

———瑞金信访局局长钟春林    

信访考核和奖金挂钩     

瑞金矿产资源管理局规定,没做好信访,要从严追责,还将纳入年终考核,执行一票否决制

事实上,瑞金从2005年就已开始对乡镇部门干部实施了信访考核制度。

瑞金信访局局长钟春林说,当时主要是对赴京、赴省和赴赣州的信访量做出具体规定。超出规定的量,相关部门和干部就会在考核时被一票否决。

 “当年被否决的部门和干部不能评优。一个干部连续两年信访被否决,影响他的提拔和升迁。”钟春林说。

云石山乡田心村支书梁正柱说,“我们村如果一年有三次越级上访,年底我就不能参加评先和评优。”

2008年9月,瑞金一名乡镇分管信访的武装部长,因辖区有村民进京上访而他外出游玩未及时安排人员寻找,受到瑞金市纪委党内警告处分。

瑞金市的信访考核制度从乡镇、村落外,还覆盖到各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。

记者在瑞金市矿产资源管理局的一份信访汇报材料上看到,“相关信访工作没做好的,从严追究责任人的组织责任,同时还将纳入年终单位和个人工作考核之中,严格执行‘一票否决’制,并与兑现奖金待遇相挂钩。”

除此之外,瑞金在对各乡镇的综治工作考评还预留着一定的分值。

在2008年的乡镇综治工作考评细则里规定:重大政治活动、重要节日时期,发生赴京上访每人次扣2分,发生赴省上访每人次扣1分,发生赴赣州上访每人次扣0.5分。非敏感时期若发生非正常上访,也要扣分。

 “年底,排名分数靠后的乡镇,要被通报批评。”象湖镇综治办副主任朱娟红说。

花钱“息访”的恶性循环     

敏感时期,乡镇干部为息访,会陪访民吃喝打牌,并给予利益;便有人专趁此时上访

瑞金的信访追责制度在向基层覆盖,而非正常信访的现象也在基层出现。

云石山乡负责信访工作的纪委书记刘东华说,他在敏感时期处理上访问题时,除了做思想工作外,还会采取些其他措施。

去年两会期间,有村民想上访,刘东华派人盯着他,不停地劝他弃访。

对方很执着。刘东华把他接到一个酒店,陪他吃饭,派干部陪他打牌,不让他离开,直到敏感期结束。

花钱买“平安”,也成为严格的考核追责制下减少上访的一个办法。

也正由于存在花钱买“平安”的做法,一些乡镇的访民便会选择在敏感期上访。

刘东华回忆,在调到云石山工作前,他在丁坡乡综治办工作。当时该乡有一个村民与邻居打架,其妻被邻居用锄头打伤头部瘫痪。

 “凶手被抓到后判了刑,但是家里没钱赔偿。这个人就背着他老婆到处闹,而且专门找敏感时期上访。”刘东华说,当时没办法,只能每次给他一些钱,让他不要去闹。

 “他就靠这样闹,得了不少钱。”刘东华说。

九堡镇也有这样的老访民,让镇长梁敏头痛不已。

他说,1987年,当地整治城乡环境,拆除了一村民的违章建筑。为此,该访民开始长达21年的上访。

 “我为此挨了不少批评。”梁敏说,去年敏感时期,为平息此事,镇里承诺建一栋2层的小楼赔偿给他。

“因为长期上访,他成了名人,不仅自己上访,还代别人上访,收取代理费。”瑞金市政法委书记高明旭说。

为不让该访民在敏感期赴京,高明旭还曾帮他的孩子入学。

“去年高考,他女儿分数过了二本,但志愿填报出现失误,没被二本录取,他就打电话给我要我帮忙。”为了息访,高明旭让在赣州市教育局工作的朋友帮忙,将孩子录取到井冈山大学。

刘东华也承认,在这种考核追责压力下,过去截访和堵访很多。

“过去对上访采取的方法更多的是‘堵’。”瑞金信访局局长钟春林说。

 陪访制,变堵为疏

当地干部认为陪访能规范上访秩序,减少非正常上访

直到2008年,瑞金的信访形势并未朝好的方向发展。那年,瑞金仍被江西省列为三个控制赴京上访重点管理县(市)之一。

 钟春林说,越去堵,群众对基层干部越不信任,绕开基层政府和干部的越级上访和群体上访就越多。“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。”

“严峻的信访形势已经成为影响我市社会稳定和政治安定的重要因素,已经成为给瑞金对外形象和经济发展带来不良影响的危害根源。”瑞金市委书记陈晓春在去年全市的信访维稳工作会议上说。

2008年11月,瑞金市委市政府酝酿的陪访制出台。

高明旭认为,陪访做好了,把老百姓上访的问题解决在基层,越级上访就会减少。

 瑞金市要求各乡、村建立陪访员制度,遇到村级不能解决的问题时,由村干部负责陪同信访人到乡镇落实解决;在乡镇不能解决时,由乡镇干部负责陪同到市有关部门落实解决。如果信访人同意,也可有干部代为上访。

朱娟红是象湖镇综治办副主任,她说,自己都不曾想过会陪人去上访,“过去肯定是想办法劝他们不去。”

几名老人去赣州上访前,象湖镇曾约请了医保局、信访局、民政局等多个部门一同接访,告诉他们并不在社保政策范围内。

“但他们不理解。”朱娟红说,后来赣州市政府给予他们的解释和镇里说的一样。老人原本还要继续上访,再三劝说下,才弃访。

“火车票、吃饭及到瑞金后他们坐公汽回家的钱,都由镇里承担了。”朱娟红拿着贴好的220元单据笑着说,镇里穷,至今还没给她报销。

 云石山乡纪委书记刘东华认为,陪访员也能对受理信访问题的部门构成一种监督。

“过去访民不懂政策,有些部门随便就把访民支走了,有干部陪访,他们就不敢了。”刘东华说。

在信访局长钟春林看来,陪访制的最大好处,就是规范了信访秩序。

“比如赴京访,如果去国家信访总局,那倒没事。要是去了广场之类的非访区,那就麻烦了。”钟春林说,有熟悉信访制度的官员带领访民上访,就不会到非访区,减少了非正常上访。

接访496件,陪访仅19件

信访局局长分析,因访民不信任基层干部,便绕开乡镇上访,使陪访难推广;且宣传也不够

瑞金的陪访制实行至今已有8个多月,但陪访数量占信访总量比例很低。

 6月16日,钟春林提供的数据显示:瑞金市第一季度接访496件次,而陪访自实行至今,仅有19件次。

 6月17日、18日,这两天从上午8点半到10点左右,瑞金市信访局共接待访民9批次。

接访员李明统计发现,这些访民都没有乡镇干部陪访,且很多都没去乡镇上访而直接到市里的信访室。

“没有听说过陪访,不知道,我也不想找乡里,他们解决不了我的问题。”6月17日,象湖镇访民章健发说。

瑞金市信访局局长钟春林认为,目前陪访制宣传还不够,但有些访民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找基层干部陪访。

该局一名副局长分析,一些受访部门和干部对待上访的态度冷漠,或互相推诿,失去了处理问题的最佳时机,客观上使得大部分本应在乡镇、村即可解决的矛盾,久拖未结,成信访积案。

“所以有些访民上访会绕开乡镇一级,因为不信任基层干部,也有些上访就是针对乡镇存在的问题。”钟春林说,这些问题导致一些访民躲着基层干部,陪访也就难以推广。

云石山乡访民梁庆山成为瑞金陪访制的宣传对象。但他对记者说,他也不了解陪访制。

 梁庆山在2004年开始上访,其父曾因投机倒把罪入狱,而在1972年被改判无罪释放。梁庆山认为根据1995年的国家赔偿法,其父应获赔偿38万。

钟春林说,国家赔偿法规定1994年前的案例都按当时规定赔偿,梁父于1972年获得政府的80元和一些布票。

今年3月,梁庆山要赴京上访。

4月9日,他被通知去瑞金市见市政法委书记高明旭。

“早上9点接到通知,我坐车到市委门口后,才见到村支书、乡纪委书记等人。”梁庆山回忆说,当时不知道这就是陪访,访完了也不知道,后来看到新闻报道才知道。

在这次“陪访”后,梁庆山获得政府补偿2万元。政府还给梁家办了低保。“我认为这不是政府说的陪访起了作用,而是我要去北京起了作用。”  会变为截访?

信访局局长认为,陪访后干部便没有信访责任,少了考核压力,也就不会去截访  

为了推进陪访,信访局局长钟春林已经酝酿出一个配套方案。

他调整了原有的考核办法:凡有干部陪访的上访,不作为一次越级上访或不正常上访记录,“这样就不扣分,不影响干部的考核。”

“要是过去,这几个老人去赣州上访,我们肯定要被扣分挨批评。但有了配套方案,这一次不算非正常上访,就不会给我们造成考核压力。”朱娟红说。

江西省委党校公共管理学教研部主任陈洪生则向媒体表示,陪访员应警惕不能成为上访的监视者。

钟春林认为,陪访制就是要减轻上访给官员考核带来的压力,畅通上访的渠道,陪访以后基层官员没有信访责任了,他不会去截访激化矛盾。

“过去就是怕上访所以经常截访,现在我们要放开让你去上访,还陪你去,这让有些访民反倒不会恶意上访了。”钟春林说。

钟春林说,要陪访就得提前知道谁有上访的动向,而且陪访了可不追究上访责任,这就会使基层官员主动去了解老百姓呼声,关注民生。

此外,钟春林还修改了官员的考核指标。他说,过去是以上访次数来影响官员评优,现在更侧重于解决问题,解决得好就不会影响年终考核。

钟春林在配套方案中还要求加强信访局的督办权力。

他说,信访局过去面临这样一个尴尬局面:接待访民,把访民反映的问题转交给相关职能部门,然后督办。但信访局说话的分量不重,无力督办。

“我们现在打算要求,每用一个干部,都要征求信访局的意见,有问题的一票否决。”瑞金市政法委书记高明旭说。

钟春林认为,这个一票否决让信访局对信访问题承办单位的督办力度加大,有助于信访问题的解决。

“修改意见已上报,正在等市委审批。”钟春林说,无论如何,陪访制目前还处在摸索阶段,肯定有各种问题,这一切都要等日后再总结。

-

请继续关注江西公务员考试网(www.jxgwy.com.cn

 

 


点击分享此信息:
RSS Tags
返回网页顶部
CopyRight 2013 http://www.jxgwy.com.cn/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1038242号-25
(任何引用或转载本站内容及样式须注明版权)XML